网站导航国内旅游海外旅游护照签证旅游常识交通工具汽车常识

介绍一下林觉民

林觉民,字意洞,号抖飞,又号天外生,福建省闽县(今福州)人,生于1887年。幼年时过继给叔父为子,其嗣父是个饱学多才的廪生,以诗文闻名于时;嗣母是个生性善良仁爱,典型的贤妻良母。林觉民天性聪慧,读书过目不忘,深得嗣父的喜爱,自幼就由嗣父亲自教导读书。尽管所学的不外乎应考的时文制艺,枯燥无味,但嗣父严肃的要求,却给林觉民打下了良好的国文基础。嗣母宅心仁厚,爱抚之情胜似亲生父母,滋润着林觉民幼小的心灵,为他仁爱之心的养成,有直接的影响。
  13岁那年,嗣父要林觉民应考童生。父命难违,他快快应试。入考场后,他见主考官挺着肚子,目空一切,而考生则一个个诚惶诚恐,一股积压已久的对腐朽科举制度的不满油然而生。他愤然在试卷上写下“少年不望万户侯”七个大字,挺胸而退出考场。嗣父对儿子如此的行为,虽颇为不满,但此时正处于废科举的声浪之中,自己对“八股文”也有厌倦之感。所以,也只好顺着儿子的意愿,让他投考当时在福建颇有声望的全闽大学堂。由于去全闽大学堂就学是林觉民自己所愿,他用心准备,欣然应试,一举被录取。
  全闽大学堂(后改称全闽高等学堂),是戊戌维新的产物,西方的一些新学说在这里广为流传,饱受封建文化禁锢的青少年对这里的一切都备感耳目一新,种种自由平等的蓝图使他们为之振奋,为之向往。此时林觉民年龄虽小,他追求自由平等的愿望,却是那么的迫切和渴望。他不愿做万户侯,但愿自己变成一只小鸟,抖掉绑在翅膀上的封建束缚,飞向那自由平等的理想蓝天。于是,他从那时开始自号为“抖飞”。
  在全闽大学堂,林觉民犹如鱼得水,其多才多艺的才能有了发挥的场所。他生性诙谐,口才出众,出口成章,同学们总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围坐在榕树下,海阔天空地谈论民族的前途;他生性活跃,喜结朋友,且有很强的组织能力,学堂的学生曾为争得平等权利而闹过几次风潮,林觉民总是被推荐为组织者;他忧国忧民,富有侠义之心,对于当时革命党人的革命义举极为同情,并与当时福州的革命党人有密切的联系;他疾恶如仇,迫切希望改变社会的现状。在学堂念书期间,为传播西方学说,改良社会风气,他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,在福州城北创办了一所私立学校,在城南魁辅里谢氏宗祠内创设了阅报所。这些地方既是进步青年学习新学说的地方,《苏报》、《警世钟》、《浙江潮》、《天讨》、《汉书》等进步书刊,启迪鼓舞了一批又一批的血气青年;同时,这些地方又是进步青年聚集一起,讨论时局的场所。在讨论时局时,林觉民不止一次地说:“中国非革命就不能自强。”有一天晚上,林觉民在爱国社以《挽救垂亡之中国》为题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。说到沉痛之处,他拍案捶胸、声泪俱下,场下听众无不动容。恰好该校的一个学监也在场,他听后忧心忡忡地对人说:“亡大清者,必此辈也!”
  嗣父对于林觉民在学堂的情况也略有所闻,不免有些担忧和不安。他曾向校方提出,对林觉民不要过于纵容,否则恐会走入歧途。但林觉民不仅在学生中声望甚高,而且也深受学堂中许多教师的喜爱。学堂的总教习对这种担忧并不以为然,反而劝道:“是儿不凡,曷少宽假,以养其浩然之气。”
  在帝国主义列强的铁蹄践踏之下,偌大的中国天涯何处是神州。在全闽大学堂几年的学习,使林觉民深受西方学说的影响,使他认定之乎者也的传统文化是救不了中国,只有从西方的学说中寻找救国之道,解救中国国民于倒悬之中。于是,林觉民在完成全闽大学堂的学业后,即决心远渡重洋去寻求救国的道理。他在征得嗣父的同意后,于1907年自费留学日本。开始为过外语关,他专攻日语。第二年,由于一名官费留学生踏海身亡,林觉民补到官费缺额,进入庆应大学攻读哲学,同时还兼读英语和德语。
  林觉民虽身在异国他乡,可胸中所怀的是一颗拳拳的中国心,祖国的每一变故都紧紧地系着他的心。林觉民在日本留学期间,孙中山连续在华南沿海和沿边地区发动了多次武装起义。每当国内武装起义失败的消息传来,他总是悲愤欲绝;20世纪初叶,帝国主义列强不断加强对中国的侵略,每当传来帝国主义侵略者在中国的种种侵略行径,林觉民总会抱头痛哭。正所谓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”。时局的变化、民族的悲剧、同胞的苦楚,深深刺痛了他的心。在一次又一次的悲痛,一回又一回的落泪中,使他渐渐认识到光流泪是无济于事的,只有流血才能挽救国家民族于危难之中。在一次抗议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集会中,在场众多留学生为祖国的命运而痛泣。林觉民拍案而起,大声疾呼:“中国危在旦夕,大丈夫当以死报国,哭泣有什么用?我们既然以革命者自许,就应当仗剑而起,同心协力的解决根本问题。这样危如累卵的局面或许还可以挽救。凡是有血气的人,谁能忍受亡国的惨痛!”

林觉民生平简介


  林觉民,字意洞,号抖飞,又号天外生,福建省闽县(今福州)人,生于1887年。幼年时过继给叔父为子,其嗣父是个饱学多才的廪生,以诗文闻名于时;嗣母是个生性善良仁爱,典型的贤妻良母。林觉民天性聪慧,读书过目不忘,深得嗣父的喜爱,自幼就由嗣父亲自教导读书。尽管所学的不外乎应考的时文制艺,枯燥无味,但嗣父严肃的要求,却给林觉民打下了良好的国文基础。嗣母宅心仁厚,爱抚之情胜似亲生父母,滋润着林觉民幼小的心灵,为他仁爱之心的养成,有直接的影响。
  13岁那年,嗣父要林觉民应考童生。父命难违,他快快应试。入考场后,他见主考官挺着肚子,目空一切,而考生则一个个诚惶诚恐,一股积压已久的对腐朽科举制度的不满油然而生。他愤然在试卷上写下“少年不望万户侯”七个大字,挺胸而退出考场。嗣父对儿子如此的行为,虽颇为不满,但此时正处于废科举的声浪之中,自己对“八股文”也有厌倦之感。所以,也只好顺着儿子的意愿,让他投考当时在福建颇有声望的全闽大学堂。由于去全闽大学堂就学是林觉民自己所愿,他用心准备,欣然应试,一举被录取。
  全闽大学堂(后改称全闽高等学堂),是戊戌维新的产物,西方的一些新学说在这里广为流传,饱受封建文化禁锢的青少年对这里的一切都备感耳目一新,种种自由平等的蓝图使他们为之振奋,为之向往。此时林觉民年龄虽小,他追求自由平等的愿望,却是那么的迫切和渴望。他不愿做万户侯,但愿自己变成一只小鸟,抖掉绑在翅膀上的封建束缚,飞向那自由平等的理想蓝天。于是,他从那时开始自号为“抖飞”。
  在全闽大学堂,林觉民犹如鱼得水,其多才多艺的才能有了发挥的场所。他生性诙谐,口才出众,出口成章,同学们总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围坐在榕树下,海阔天空地谈论民族的前途;他生性活跃,喜结朋友,且有很强的组织能力,学堂的学生曾为争得平等权利而闹过几次风潮,林觉民总是被推荐为组织者;他忧国忧民,富有侠义之心,对于当时革命党人的革命义举极为同情,并与当时福州的革命党人有密切的联系;他疾恶如仇,迫切希望改变社会的现状。在学堂念书期间,为传播西方学说,改良社会风气,他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,在福州城北创办了一所私立学校,在城南魁辅里谢氏宗祠内创设了阅报所。这些地方既是进步青年学习新学说的地方,《苏报》、《警世钟》、《浙江潮》、《天讨》、《汉书》等进步书刊,启迪鼓舞了一批又一批的血气青年;同时,这些地方又是进步青年聚集一起,讨论时局的场所。在讨论时局时,林觉民不止一次地说:“中国非革命就不能自强。”有一天晚上,林觉民在爱国社以《挽救垂亡之中国》为题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。说到沉痛之处,他拍案捶胸、声泪俱下,场下听众无不动容。恰好该校的一个学监也在场,他听后忧心忡忡地对人说:“亡大清者,必此辈也!”
  嗣父对于林觉民在学堂的情况也略有所闻,不免有些担忧和不安。他曾向校方提出,对林觉民不要过于纵容,否则恐会走入歧途。但林觉民不仅在学生中声望甚高,而且也深受学堂中许多教师的喜爱。学堂的总教习对这种担忧并不以为然,反而劝道:“是儿不凡,曷少宽假,以养其浩然之气。”
  在帝国主义列强的铁蹄践踏之下,偌大的中国天涯何处是神州。在全闽大学堂几年的学习,使林觉民深受西方学说的影响,使他认定之乎者也的传统文化是救不了中国,只有从西方的学说中寻找救国之道,解救中国国民于倒悬之中。于是,林觉民在完成全闽大学堂的学业后,即决心远渡重洋去寻求救国的道理。他在征得嗣父的同意后,于1907年自费留学日本。开始为过外语关,他专攻日语。第二年,由于一名官费留学生踏海身亡,林觉民补到官费缺额,进入庆应大学攻读哲学,同时还兼读英语和德语。
  林觉民虽身在异国他乡,可胸中所怀的是一颗拳拳的中国心,祖国的每一变故都紧紧地系着他的心。林觉民在日本留学期间,孙中山连续在华南沿海和沿边地区发动了多次武装起义。每当国内武装起义失败的消息传来,他总是悲愤欲绝;20世纪初叶,帝国主义列强不断加强对中国的侵略,每当传来帝国主义侵略者在中国的种种侵略行径,林觉民总会抱头痛哭。正所谓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”。时局的变化、民族的悲剧、同胞的苦楚,深深刺痛了他的心。在一次又一次的悲痛,一回又一回的落泪中,使他渐渐认识到光流泪是无济于事的,只有流血才能挽救国家民族于危难之中。在一次抗议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集会中,在场众多留学生为祖国的命运而痛泣。林觉民拍案而起,大声疾呼:“中国危在旦夕,大丈夫当以死报国,哭泣有什么用?我们既然以革命者自许,就应当仗剑而起,同心协力的解决根本问题。这样危如累卵的局面或许还可以挽救。凡是有血气的人,谁能忍受亡国的惨痛!”

  檄文《驳康有为物质救国论》、小说《莫那国之犯人》、译作《六国宪法论》都是林觉民在日本留学期间完成的,那时他的偶像是孙中山。

福州男人中温良平和、锋芒缺乏或深藏者居多,林觉民一定算个特例,别人为国弱被欺痛哭,他不哭,体内发出的是另一种声响:“中国危在旦夕,大丈夫当以死报国,哭泣有什么用?我们既然以革命者自许,就应当仗剑而起,同心协力解决问题,这样,危如累卵的局面或许还可以挽救。凡是有血气的人,谁能忍受亡国的惨痛!”每一句都掷地有声,那是从顶天立地的伟男人肺腑中流淌出来的血性豪情。

从1907至1911年,他在日本4年,攻读哲学,还学日语、英语、德语。这个削瘦的福州男人匆匆穿行在樱花树下,看进他眼中的不是樱花的璀璨,也不是东洋美人的如花笑脸,而是彼岸、他的祖国的凄风苦雨,留学东京的学生所组成的同盟会第十四支部 (亦称福建支部)于是多出一个慷慨激昂、热血沸腾、具有极佳演讲口才的青年。那年春天,黄兴等人从香港来信:广州起义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。林觉民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了,回到福州,他的任务是发动当地革命组织响应起义,另一个任务则是选拔福建志士前去壮大队伍。


危险至此仍然没有真正来临。家中大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时,妻子的惊喜与父亲的惊诧扑面而来。每年他都仅在暑假归来,这次是个意外,太意外了,连通报的信也没有预先来过一封。需要解释吗?肯定是需要的。他以学校正放樱花假搪塞过去。妻子的疑虑也许很快就被这个不期而至的喜悦淹没了,但他的父亲,见过人生多少起落的林孝颖怎么会信?13岁就敢公然蔑视万户侯的儿子,如今究竟在忙乎些什么?不知道呀,林孝颖只能抚着自己渐渐花白的胡子,无奈地盯着窗外出神。风中的翠竹摇曳生姿,有妇孺欢声笑语相伴而起,脆亮地、婉转地萦绕在屋檐窗棂上。这一切都留不住林觉民,他很快又要走了。1911年农历三月十九日,他带着第一批志士20余人从马尾登船,驰往香港。春光笼罩下的故乡在他身后渐渐远去,他挥挥手,涌起一丝诀别的不舍。心里真的跟明镜似的,知道山有多高水有多险,“此举如果失败,死人必然很多,定能感动同胞……嗟呼,使吾同胞一旦尽奋而起,克复神州,重兴祖国,则吾辈虽死而犹生也,有何遗憾!”他这么跟人说。抵港后,赴广州前,他又展开一条手帕给一直牵肠挂肚的妻子写信。

“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!吾作此书时,尚是世中一人;汝看此书时,吾已成阴间一鬼……”这封信的原件据说存放在福建省博物馆,故居中陈列的是复制品。我站在它的前面,长时间没有离去。字是绢秀的,灵动的,没有丝毫潦草浮躁,甚至少有涂改。那么意气奋发的青年,人生的画卷才徐徐打开,突然之间站到了生与死的边缘,需要多少定力,才能让自己心静如水。

然后,他倒下了,成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:并不是倒在战场上,先是腰部中弹,力竭被捕,后在刑堂上面无惧色地慷慨陈辞,痛斥腐败,吁请救国救民;这是林觉民人生的最后一个舞台,他的表演太精彩了,连曾对他咬牙切齿的清军总督张鸣岐和水师提督都李淮都,惊为天人。“真奇男子也!”这是张鸣岐的慨叹。但张鸣岐又执意杀他,理由很简单:“好人留给革命党,为虎添翼,那还了得!”

林觉民年轻的生命划上了句号,一同死去的还有他的堂弟、林长民的三弟、林徽因的三叔林尹民。在一桩中国历史必须重重写一笔的事件中,林家献出了两位血气方刚的男人。

上一篇:驰名中外的手工艺品--湘绣,起源于何处
下一篇:成都的市花是

文章导航


 
国内旅游 | 海外旅游 | 护照签证 | 旅游常识 | 交通工具 | 汽车常识 | more
2008 News.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旅游百科网. Design by e动力.